墨石文心:雕刻艺术家的东方禅意与大境界

发表时间: 2021-06-16 07:06


曾经有人这样问王荣海:“您为什么那么喜欢(雕刻)荷花呢?”他回答说:“因为我们中国人讲究‘以和为贵’(谐音),而‘荷’又是一个与世间万物很般配的元素,所以我将‘荷’通过当代一些设计理念、手法运用到艺术空间和生活器皿当中。”


“雕刻荷花”是王荣海用几十年时间沉淀下来的“绝活”,刀法老练生趣,处处透露着中国美学的精髓,走刀连绵,有“飞动”之势,但又笔笔收,笔笔藏,铿锵有力,刻到妙境如“万岁枯藤”般苍莽淳朴。


王荣海 · 木化石茶盘艺术雕刻


近两年,王荣海把以往珍藏的那些木化石老料拿了出来,并施以雕刻,天赐之美加上手工艺的温度,让敦实厚重的木化石料重新焕发光彩。


由于每一块天然的木化石料并不是单一色彩,其肌理、色彩、形状、结晶体等在千变万化当中,复杂的因素加大了雕刻者的雕刻难度,需要从一开始就对木化石的整体有所把控,否则作品很难做到“出挑”。而王荣海雕刻过程中做到了“色杂而不乱”,这是巧雕的最大难度,也是他的作品特色,源于他几十年深厚的雕刻功底。





一花一世界,一石一乾坤,王老师的雕刻作品能见微知著、以小见大,画面常常以一片石而见泰山之重,一朵浪花见大海之浩瀚。相比于强调“量”的广延思想,他更注重“质”的方面,正如宋画崇尚“小”的趣味,一棵老树,一朵微花,一拳顽石,一叶扁舟,哪怕空间再小,物象再微,都是一个自在圆足的世界。





关于木化石“荷”的雕刻形态、风格多种多样,各展风姿。有新荷乍露,亭亭玉立,微雨轻打,珠圆玉润,煞是可爱;有风骨残荷,清美峭立,虽折仍直,寥寥几笔,虚实交错,禅意跃然而出。




除了荷花、莲蓬之外,还有小舟、鳌龙、苍松、圆月、山涧、沟壑、溪流等题材也常常出现在王老师的石头器物作品当中,画面似浓若淡,清幽空灵,如一幅幅中国山水墨画。





假如一开始,我便将石头磨得非常平整光滑且打腊,那么石头就失去了生命。

——王荣海



如果要用一个形容词描述一下王老师的木化石作品,那么“古拙”二字最合适不过了。他的作品崇尚朴素、自然,主张“不打蜡”,一方面是为了保留木化石原本的质地,展现石头最原始的美感,另一方面将虫洞、肌理等展露在外能让木化石持有生命的“呼吸”,让茶盘在主人使用、盘玩过程中每天发生变化,愈养愈莹润、包浆、有光泽。





王荣海 · 木化石茶盘作品

(局部拍摄)

↓↓



美,不仅仅是绚烂的色彩,意境淡远的水墨,则是另一种含蓄的内在之美。生活中那些微不足道的事物通过王老师的精心雕琢,有了东方墨韵的小禅意、大境界。


——END——